? ?「佢地(暴徒)一出世就拥有上一代人嘅成果-宁夏新闻网 狗万 代理怎么做_狗万类似的平台_狗万体育-平台
点击关闭

发表之家-「佢地(暴徒)一出世就拥有上一代人嘅成果-宁夏新闻网

  • 时间:

《吻别》作曲去世

黑色恐怖笼罩,有市民选择逃避面对,减少出街。中大精神科学系名誉临床教授李诚教授指出,有关人士已经患上恐惧症,若情况严重例如连续七天食慾不振、失眠、头痛等,必须寻求专业人士协助。李诚表示,三位市民可能已患上恐惧症,患者一般会选择逃避,影响程度因人而异,部分人只属短暂,若长期留有阴影,必须正视压力根源,例如尝试找朋友,陪同当事人重返事发现场,慢慢克服恐惧。

董伯认为,香港由小渔村变成国际都会,全靠几代人辛苦经营,「佢地(暴徒)一出世就拥有上一代人嘅成果,唔珍惜,梗系对香港任何地方都毫无感情,肆意破坏啦,最唔似香港人就系佢地!」

个样被周街贴,真系好惊

在公众场合说话,竟也有了顾忌,就怕讲错一句话会被暴徒私刑伺候

恐怖经历更加接二连三,「另一次在宝琳站,车长被围堵,我刚巧约人交收,交收完打算坐回头车回家,怎知道已经打到入车厢,吓得我立即走出港铁站,转搭的士回家。」

育有一名女儿的刘女士,早前逛街时遇上暴徒,那一次经历成为她的梦魇。「我每日都活在恐惧下,佢地(暴徒)怀疑我用手机影相,成群人包围我,抢走我部手机,身边朋友为保护我被打至头破血流,手机亦被砸烂……」惨被暴徒无中生有地追击,她反问:「点可能唔惊?」事件至今超过一个月,但她逢周末已不敢再带女儿出去游玩,「除咗返学,就只可以留喺屋企。暴徒无人性啊!睇你唔顺眼就打你,我唔怕个女都怕啊!」

居住将军澳的陈太忆述,本月中在PopCorn商场行街食饭时,突然遇上暴徒闯入疯狂捣乱,现时仍然犹有余悸,「酒楼经理叫我们要立即埋单离开,小菜刚到都未开始食,就要全部打包回家,跟着就见到很多黑衣人,已经涌入PopCorn破坏,吓到我两母子好惊!」

董伯透露,一名好友早前按捺不住撕走「流脓墙」的字条,即被暴徒起底,甚至电话骚扰,「连朋友个样都畀人周街贴,佢好惊,我无咩事都唔敢出门,班暴徒狼过黑社会啊!望你唔顺眼就打!」

亲朋陆续失业,唔知点算

陈太表示自己活在恐惧之中,不敢出门

年过60岁的董伯住在黄大仙,是一名退休人士,面对暴徒连月来对香港的摧残,他看在眼里也敢怒不敢言:「我身边好多朋友都睇唔过眼,但边敢出声?班人连警察都敢打、敢谋杀!暴徒?依家系恐怖分子啦!」

灾後心理辅导协会总干事杜永政表示,当前的香港社会状况,会令部分人出现心理创伤,当事情超出可接受的程度,就会释出保护反应,行为上包括逃跑和反击,生理上则会出现麻痹、脚软、短暂失去意识,即俗称「断片」,若受困扰情况持续,须向专业人士求助。

选择逃避少出街 医生:或患恐惧症

据大公报报道,社会暴乱持续逾四个月,许多市民目睹黑衣暴徒肆意破坏後,感到愤怒痛心、担惊受怕,更有许多人被吓得不敢上街。家住将军澳的陈太,看到暴徒在港铁车厢打人,从此成为惊弓之鸟,担心讲错一句话随时被毒打,她慨叹:「现在说话无自由、去街无自由、连放工去消费都无自由!」退休人士董伯的好友,有一次忍不住撕走「流脓墙」上的字条,即被起底和电话骚扰,董伯怕被殃及亦「好怕出门口」。刘女士逛街时,惨被暴徒无中生有指她偷影,结果手机被砸烂,保护她的朋友更遭群殴至头破血流。三个真实故事,道尽活在黑色恐怖下的香港人心声。

社会不稳定,服务业首当其冲,她身边的亲朋陆续失业,或出现开工不足,「我个女返工靠佣金,现在佣金都没有了,只有几千元底薪我侄女和老公都被裁(员),都不知点算好……」

责任编辑:灭白

茶楼本是港人叹一盅两件的好去处,如今客人却担心暴徒闯入餐厅捣乱而不敢再光顾

她坦言,香港彷佛活在黑色恐怖下,公共设施维修好又再被破坏,交通完全被暴徒搞垮,「现在公众地方,我都叫朋友不要乱说话,他们(暴徒)都不分男女老幼,什麽人都打,我在公众场合绝口不提!」暴徒口口声声追求民主自由,陈太反问:「我都不知是什麽自由,我现在完全没有自由,说话又无自由,去街又无自由,连放工去消费都无自由,好惨!」

暴徒无人性,睇唔顺眼就打你

不知何时开始,出门要兜路行,害怕不小心走入暴乱现场遇上火弹砖雨

今日关键词:50克拉钻石丢失